获罪下狱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2-15 02:27    次浏览   

临别前,海明威突然转过身来说:朋友,为你的告别酒会发请柬前,务必把你的酒抽样品尝一下!回到炮艇后,莱德勒打开威士忌,发现里面装的全部是茶。莱德勒不禁为海明威的宽厚深深感动。

1861年3月4日,林肯在白宫东门口发表总统就职演说。当他缓慢地走上演讲台时,台下人头攒动,掌声四起,人们向他表示热烈的欢迎。 然而,事先没有预料到的一个细节却让林肯有些局促,甚至是无比尴尬;演讲台上没有桌子,让他不知道该把手杖和硕大的帽子放在哪里才好。他向四周望了望,终于看到一处栅栏,便将手杖挂在上面,而帽子呢,栅栏太高,挂不上去。放在地上吧?显然不合适;戴着吗?他也不能这么做。面对全国民众演讲,脱帽是必须的礼仪。正在他尴尬之际,联邦议员道格拉斯走上前来,伸手接过林肯的帽子,捧在手里,直到所有仪式都结束了,林肯友好地向道格拉斯点头示意,道格拉斯才把帽子递了回去。其实,道格拉斯与林肯从年轻时就有许多恩怨纠葛。

嗜酒的海明威当时正好在威尔士,他找到莱德勒,希望买6瓶酒,莱德勒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。海明威掏出大把的美钞说:卖我6瓶,你要多少钱都行!莱德勒沉默了一会,说:好吧,我用6瓶酒换你6堂课,你教我怎样成为一个作家,如何?海明威答应了。海明威认认真真地为莱德勒上了5堂课,准备上最后一堂课时,他临时有事要离开威尔士。莱德勒陪他去机场,海明威说:我绝不会食言,现在就给你上第6堂课。海明威说:在描写别人前,首先自己要成为一个有修养的好人第一,要有同情心;第二,以柔克刚,千万别讥笑不幸的人。莱德勒疑惑不解地问:做好人与写小说有什么相干?海明威一字一顿地说:这对你的整个生活都是重要的。

道格拉斯出生名门,年轻时就是美国政坛的一颗明星,而林肯出身贫寒,两人同在春田市时,都曾追求过玛丽,玛丽最终成了林肯的夫人,道格拉斯为此一直耿耿于怀。两个人的政见分歧也很大,特别是在对待美国黑奴问题上,更是针锋相对,互不相让。道格拉斯代表民主党跟代表共和党的林肯竞选国会议员时,林肯向道格拉斯发起论战邀约,两人就在伊利诺斯州针锋相对开展多次辩论。一年前,两人又分别作为两党的总统候选人展开激烈角逐。竞选议员,道格拉斯胜出;竞选总统,林肯获胜。而道格拉斯虽败犹荣,因为他的失败是由于民主党的分裂,林肯只以微弱的优势胜出。 道格拉斯有很多理由不服气,甚至可以看林肯当众出丑,发泄一下心中的积怨。然而,他选择了伸出援手。举手之间,彰显了道格拉斯的修养和气度,每个人的理念见解可以不同,但是气度和修养却是超越一切纷争的人生境界。

穆律罗是17世纪西班牙最有名的画家和贵族。在他众多的奴仆中有一名叫塞伯斯蒂的青年奴仆,对画画有种与生俱来的喜好。穆律罗给学生上课时,塞伯斯蒂就在一旁偷偷地学习。

中国唐朝有一位大将,叫狄仁杰,他待人宽厚,深得他的部下和民众的爱戴。 有一次,武则天皇帝派宰相张光辅到汝南去讨伐造反的李贞,由于老百姓起义反李贞,李贞很快就被打败,全家自杀。可是李贞的党羽有两千多人,全部被张光辅判了死刑。狄仁杰那时在豫州做刺史,听到了这件事,打抱不平,连忙写了一封奏章给武则天,说那两千多个李贞的党羽,不过是被李贞威胁,根本就不是存心造反,如果把他们统统杀死,实在是冤枉,也未免太残忍了,因此请求宽免。武则天听了狄仁杰的话,便把这两千多人免去死罪,改罚到边境去服役。 张光辅消灭了李贞,自以为有功,纵容他的士兵,到处抢劫,闹得民间鸡犬不宁!狄仁杰看不过眼,就向张光辅提出抗议。 张光辅心里很恨狄仁杰,到京城,马上向武则天进谗言,说狄仁杰的坏话,武则天误信张光辅的话,就把狄仁杰贬到复州去做刺史。但是,狄仁杰毕竟是个有才能的好人,不久,武则天醒悟过来,又升狄仁杰到京城来做大官。有一天,武则天对狄仁杰说,你在外面做官,成绩很好,因为有人讲你的坏话,我一时未察,才把你贬到复州去,你要知道讲你坏话的那个人吗?狄仁杰答道:如果我有过失,应该把它改掉,要是没有过失,我的心已经很安乐了,何必要知道说我坏话的人呢?我们从这些话中,就可以想见狄仁杰宽厚待人的风度了。

韩安国于汉景帝刘启在位时,曾事梁孝王刘武,因平定吴、楚等七国之乱而立下大功,名重一时。后遭人谗陷,获罪下狱,在狱中屡被狱吏田甲欺辱。他曾对田甲说:你不要欺人太甚,你难道没听说过死灰还会复燃吗?田甲却冷笑道:死灰若复燃,我则以尿浇灭之。不料,数旬之后,汉廷下诏,任韩安国为梁国内史。田甲听说韩安国复居高位,怕遭报复,吓得弃家而逃。韩安国却下令:田甲若不就官,我将灭其一族。田甲走投无路,只得向韩安国袒背谢罪。韩安国看他如此狼狈,笑道:死灰今已复燃,你可以尿浇灭了!何必吓成这样,公等值得我计较吗?遂令复其官,并善待之。他的大度,不但被时人称颂,也被史家记下令后人敬佩的一笔。韩安国此举,固然可以说是其心胸宽大,但又何尝不是由于他的智慧与眼光使然呢?他历尽险恶,得以复职,地位尚不巩固,若是一上任就对田甲施以报复,必然令人厌惧,并很可能因此树敌;而对欺侮过自己的人宽容以待,则会得到世人的尊崇。

二战时,美国海军炮艇塔图伊拉号停泊在英国威尔士,莱德勒少尉在炮艇上服役。一个星期天,他在一个不看样品的拍卖会上,用30美元拍得一个密封的大木箱。打开木箱,里面是两箱威士忌。许多围观的人愿出30美元买一瓶,莱德勒婉言谢绝,因为他不久将调走,他想留着这些威士忌开一个告别酒会。